• <blockquote id="nw5nh"></blockquote>
  • <ins id="nw5nh"><th id="nw5nh"></th></ins>
  • <track id="nw5nh"></track>
    <pre id="nw5nh"><optgroup id="nw5nh"></optgroup></pre>

    妙筆生花 傳承唐卡技藝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楊云萍 發布時間:2020-08-14 09:50:06






    在奔涌而去的瀾滄江畔,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山腳,德欽縣云嶺鄉羊八井里寺的精美壁畫和四大天王泥塑特別耀眼。這些壁畫、泥塑出自一個世代相傳的唐卡技藝世家手中。

    在這個唐卡世家,有一個文化傳承堅守者 、唐卡畫師魯茸吉稱。

    自小熱愛繪畫

    受家庭環境的影響,魯茸吉稱從小酷愛藝術,自幼跟隨其父學習唐卡、壁畫、裝飾畫的繪畫技巧,傳承了藏民族文化的藝術思想和功法,并系統學習了雕塑、白塔設計等知識。他還跟隨家族學習藏醫,掌握了祖傳秘方,在藏醫接骨療傷方面很有造詣,成為第六代家族畫師。

    魯茸吉稱很小的時候,父親第一次帶他去梅里雪山轉山。看到飛來寺的壁畫,魯茸吉稱就被壁畫呈現的美艷驚呆了。父親告訴他,那是魯茸吉稱的父親和爺爺的作品。小小的魯茸吉稱心中便萌發了學習技藝的種子。

    魯茸吉稱自幼跟隨其父學習祖傳藏醫秘方、唐卡畫布泡藥水的秘方。父親用嚴肅的態度嚴格管教魯茸吉稱,小時候他覺得父親是最難親近的一座山。而在生活中,父親猶如一輪暖陽,雖然自己家庭不富裕,但經常看到父親無私地接濟窮苦人家,免費救治患有疾病的人。魯茸吉稱覺得父親是他學習的榜樣。

    1988年,魯茸吉稱得到四川省甘孜州政協主席法海活佛和居里昂旺楚成活佛的青睞,被收為弟子。他開始跟著活佛學習藏學和藏傳美術,經過活佛的指導,在四川、西藏、云南多地參加作品創作活動。直到1996年,他才返鄉。

    牢記父親的叮囑 

    魯茸吉稱很小的時候,特別熱愛學習,可是常常交不起學費,善良的老師總是讓他欠著學費先學習。他的父親和老師告訴他,一定要把唐卡藝術傳承下去,也要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盡量幫助別人。因此,他在心里就種下一個信念,無論自己能力有多少,一定要盡心盡力去幫助更多的人。

    由于家學淵源深遠,又經過系統的工藝專業學習,魯茸吉稱在雕塑、壁畫、裝飾畫、唐卡等方面有了較高的造詣,其作品構圖嚴謹、手法細膩、色彩濃烈,極具藏族文化風格。其作品在迪慶的東竹林寺、羊八井里寺和四川甘孜州居里寺等寺院都有展示,他還設計或參與制作了梅里十三塔、三江并流的十輪金剛塔、梅里雪山外轉經八寶塔等 800多個白塔。

    多年來,魯茸吉稱從每一幅唐卡作品的收入中提取一部分資金,專門用來幫助有困難的人。他在老家云嶺鄉紅坡村聘請藏文老師舉辦寒暑假期藏文培訓班,投資近百萬元為村里建設道路和村民活動室,為四川居里小學近百名小學生免費開辦食堂,為來自全國各地的梅里雪山外傳經的人們無償提供服務。

    在云嶺鄉,魯茸吉稱一直牽掛著那些從鄉下來看病的老人,叮囑醫院附近的餐館,只要碰到來看病、無人看護的老人家,餐館要給老人提供食物,費用由魯茸吉稱承擔。

    收徒傳承技藝

    學有所成后,為了傳承繪畫技藝,魯茸吉稱把收入的一部分錢存起來,用于供養一些經濟困難的學生。8年前,魯茸吉稱聽說西藏芒康縣有一個叫巴登的小孩愛畫畫,但由于家里很困難,只能放牛時拿木炭在石板上畫。魯茸吉稱到巴登的家鄉把他帶到工作室學習繪畫。現在,巴登已經可以獨立創作了。

    “供養超過5個學生,我的經濟收入就難承受了。”魯茸吉稱說,“5個學生,吃住、顏料等費用,一年要10萬元。有些學生學習3年就可以獨立創作了,有些要很多年,這需要一直投入,但我一定會堅持下去。”

    魯茸吉稱想把祖祖輩輩的智慧結晶與更多的人共享,不讓這門藝術在自己這輩失傳。如何選擇徒弟,魯茸吉稱要求,一是必須心地善良,人品好,要誠實;二是必須從內心深處堅定對唐卡藝術的熱愛。

    魯茸吉稱說,只要有心好好學習唐卡,一定用心用力言傳身教,不收一分錢。

    “人們總是想著賺夠了錢再去做善事。但我認為,在你有能力的時候就要盡量幫助別人,讓大家的生活越來越好。”魯茸吉稱認為,行善傳德是融入生命的一部分。

    做迪慶畫派的堅守者 

    作為新時代的唐卡畫師,魯茸吉稱在堅守民族傳統、愛國愛教的行為基礎上,結合各種文化藝術表現形式,積極探索、傳承和發展唐卡藝術。

    2013年12 月, 魯茸吉稱創作的唐卡《釋迦牟尼佛》在2013年中國傳統工藝美術精品展中榮獲“巧奪天工金馬獎金獎”。

    “得到金獎很激動,這是對自己努力的認可。回想幾十年的經歷,那些挫折、那些堅持、那些收獲,都很珍貴。”魯茸吉稱說,“伴隨榮譽而來的還有一份責任,只要是獲獎的作品,無論別人出價多少,我堅決不賣,把最好的作品留下來,供后人參考。”

    2017年,在德欽縣非遺中心的幫助下,魯茸吉稱申報成為非遺傳承人。他說:“我是迪慶人,我的根深深扎在這片土地里,我要繼續創作不停步,爭取創作更多迪慶畫派的精品唐卡,并把這門技藝傳承下去。”

    唐卡是一項需要投入數年甚至數十年才有回報的事業,對于大部分人而言,這個過程很難熬。這些年,魯茸吉稱看到一些人在這條路上沒能堅持下去。讓他感到欣慰的是,身邊的徒弟有一定天賦,學習唐卡技藝的熱情始終不減。

    有朋友問他:“你掙的第一筆錢做什么了?”魯茸吉稱說,為佛堂蓋瓦了。那時的他還沒有畢業,佛堂所在的地方條件很差,沒有電,只有一條小路可以通行。佛堂的屋頂沒有瓦,都是泥土,每年要加土修繕,每逢下大雨時容易漏水,佛堂里的壁畫、雕塑、裝飾畫有被損毀的危險。

    有一次下大雪,他到屋頂掃雪時突然想到,如果能給佛堂蓋上瓦片,就能防雨防雪了。不久,他接到了做跳神面具的業務,就日夜加班,手指頭都磨破了。魯茸吉稱的辛苦付出得到了回報,驗收時定制方非常滿意。他馬上用掙到的第一筆款,請來師傅預算要多少瓦和木材,又去很遠的地方買來修繕需要的材料,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給佛堂蓋上了瓦。那年夏天的雨季,佛堂里不再漏雨,魯茸吉稱的心也踏實了。

    責任編輯:卓瑪拉初

    上一篇:扎拉雀尼雪山

    下一篇: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夫妻性生生活视频